本期文章

反擊“黑天鵝”之力

所謂組織紅利,就是別人還普遍停留在“傳統紅利”階段,而你已經率先打造強有力的組織架構,展現出競爭對手難以匹敵的鋼鐵般凝聚力,靠這般強大的組織能力來贏得戰鬥。


作者:本刊記者 楊露 發自江蘇無錫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10-16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有的企業消失在,有的則身受重創,有的還在掙扎,但還有的企業在平日裏便做好了充分準備,帶領員工一起成功跨越危機。

疫情當下,在領教工坊的新鵝湖之會上,幾位不同行業的企業家分享了疫情期間這幾個月來,他們的經歷和內心的真實反思,探討尋找反擊“黑天鵝”的有力途徑。

於這些企業家而言,早已過了抓機會、求生存的階段,但他們依舊鬥志昂揚,對提升自身領導力和壯大企業發展、履行社會責任等具有強烈的追求。

那麼,是什麼給了他們力量?


精準打擊,餐飲業之殤

每年春節,原本是餐飲業“糧草備足”準備衝刺期,他們鼓足馬力蓄勢待發,但沒想到疫情給了他們一記重拳。

特別突然地,在現金流高度緊張的情況下,很多停擺企業僅能維持2~3個月。率先引起爭議的就是餐飲企業西貝莜麪村。“春節損失七八億,員工工資每月支出超1.5億,這麼下去撐不過3個月……”內蒙古西貝餐飲集團董事長賈國龍一語道破了餐飲人在疫情中的不易與艱辛。

從武漢封城開始,在一星期之內西貝的300多家門店全面停業。兩萬多名員工,有一萬多回家了,還有一萬多滯留在宿舍。經歷過非典的賈國龍開始盤點賬上的資金。彼時,地方發了一個通知,企業不允許裁員,而且在國家規定的放假期間,包括延長的假期時間,需要向員工發放二倍工資。

“一倍工資都發不了,還發二倍工資。”這一政策放大了賈國龍的焦慮。餐飲業是個現金流行業,門店不開就沒有收入,且有一大批固定支出。很多企業可能只能維持兩到三個月,現金流就會斷裂。

當然他也是幸運者,在發聲之後,西貝餐飲獲得了浦發銀行4.3億元的授信,其他銀行也隨之向他伸出了援手。賈國龍談及這件事,“有人認可,但罵聲也很多,認為我是在哭窮給國家找麻煩。但其實,企業是社會的器官,我們有2萬多員工,不自救,他們失業怎麼辦?後來這個事情得到的正面反應也非常大,引起了部委的關注。”

災難給賈國龍帶來了更多思考,他發現企業自身造血能力和抗風險能力遠遠不夠,經此一役也帶給他對企業組織的更多信心。

賈國龍表示,“麥當勞可以成全球連鎖品牌,我們也可以做出更大的連鎖組織,因為中國的基礎客源比美國多好幾倍。重要的是可以激發人的潛力,現在我對組織這個特別自信,現在是2萬人,將來可以激發20萬人,甚至200萬人。”

木屋燒烤創始人隋政軍對此深有感觸,“我特別認同,如果真想把一個自己的企業做大做強,讓它基業長興,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能把這個東西做成你一個人的。從本質上來説,沒有人會幫你做你的事,而是要讓每個人做自己的事。”

隋政軍在木屋燒烤發展之初也設立了這樣長遠的目標—希望能和肯德基、麥當勞過過招。經過16年,木屋燒烤已然發展成為中國燒烤行業知名品牌,100多家門店遍佈深圳、廣州、北京、上海、成都等大城市,年營業額近20億元。但這還遠沒達到隋政軍的設想,他的野心是百城千店,做百億級企業。

隨着木屋燒烤規模變得更大,隋政軍發現自己有點“玩不轉”了,連鎖餐飲企業“人多面廣”,隊伍不好管不好帶。因此這些年來,隋政軍加入領教工坊,一步步尋找突破之道。在領教工坊,他真正領悟到企業的本質是現代人生存發展的一個平台,不是老闆給自己賺錢改變生活的一個工具。

並且,員工除了領薪水,還會追求歸屬感、價值感這些金錢之上的精神財富,只有把他的願景變成大家的共同願景才行。木屋燒烤如今的口號叫“百城千店,有我一份”,隋政軍説讓所有員工參與其中,讓每一個人感覺到為自己而奮鬥,比一個人來喊口號更有力量也更有價值。

所以,員工表面上在救公司,實際上他們救自己,只有自願沒有強制。隋政軍表示,“這幾年在領教工坊一邊學一邊踐行的這些事,在疫情發生以後真正起到了作用。我們現有的恢復能力是之前壓根兒就沒有想過的,這是我們全公司5000多名夥伴自發努力的結果,就是肖知興老師講的‘自組織’的結果。”

疫情就像一面稜鏡,折射出中國企業的問題所在。從另一角度來看,這輪危機對於行業可能也是一次洗牌的機會,最終讓真正的好餐飲企業留下來。


特殊時期,為客户創造價值

並非每一行業都會着重發力春節,比如家裝行業,春節本身就處於打烊狀態。星傑裝飾董事長楊淵在疫情之初並不緊張,他當時預計疫情一個月差不多就能結束。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這輪疫情竟然衍生出了一個全局性的寒冬。

楊淵經營的星傑集團是長三角高端家裝行業的頭部企業。楊淵表示,“我們反而是後面壓力越來越大,因為我們做高端裝修,客户羣體基本以企業老闆為主,這幫老闆在疫情期間沒有心思搞裝修這個事情。2月份,3月份,4月份,大家都在忙着救自己的公司,基本上沒空理我們了。”

企業長時間不能正常運轉,對全靠線下的家裝產業而言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驗。但總體來説,家裝的剛需是存在的,楊淵開始反思求變,帶領員工尋找疫情背後的商業模式創新。他把目光聚焦在了數字化上,以客户需求為原型建立數字化模式。

這幾年,星傑一直在數字化家居方面做出投入,相關的產品基礎建設也都已初具規模。疫情發生後的大年初三、初四,星傑的核心團隊就已經開始在線上開會了。技術部門的二十幾位員工緊急開發線上產品,每天辛苦加班至凌晨以後,最終陸陸續續推出了三個線上產品。

通過數字化運營產品,客户能夠在線實時瞭解裝修的所有信息數據,包括設計圖紙、產品訂單、施工進度及需求等,都可以實時地通過這個產品在線進行協同。

楊淵也發現了一些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家庭裏身處全世界不同地方的成員可以在疫情期間共同討論家裏的裝修方案了。比如孩子們在美國,丈夫在北京,太太在上海,他們可以一起在線上討論家裏面裝修的事情,無比和諧。而在以前,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

最終楊淵也經受住了這場大考。這個過程最成功的就是在2月底,那時疫情還非常嚴重,星傑裝飾通過2月底的活動基本上鎖定了相當於以往半年的訂單量。所以從數據來看,星傑今年3月到5月的業務量跟往年對比不降反增,等疫情過後就可以開工。

在前陣子召開的領教工坊私董會上,楊淵從“保命”和“捨近求遠”六字中學習到了現階段企業經營的精闢本質。他解釋説,“保命”是要把企業的基本盤守住,然後“舍近”就是説過去很多經營的方式、形式,都不能代替我們的未來。“求遠”則是,企業家要從從前做經營、做生意、做銷售的方式,走向組織紅利和為客户價值創造的階段。對於一家企業來説,如果這個過程不轉型,是沒有辦法走向未來的。

正如管理學大師德魯克所言,動盪時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盪本身,而是仍然用過去的邏輯做事。領教工坊聯合創始人兼CEO朱小斌表示,楊淵和他的高管團隊是領教工坊進步最快的一個案例。楊淵以內部的確定性應對外部的不確定,讓團隊目標更一致,更專注為客户創造價值,這就是他們的生存法則。

去年夏天,楊淵還給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個盤點—無數次在內心考問自己:我真的愛這個行業嗎?原本只想利用家裝改善生活的他,在經歷二十年的發展以後,發現自己已然成為一個擔當者。因此,他期待能為行業、為社會創造價值,貢獻自己的力量,同時用這種責任點燃對這個行業的更多熱情。


成就員工,彼此信任

“其實,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就開始準備做倒計時了,準備什麼時候破產了,破產怎麼辦到哪裏打工去。”萊紳通靈董事長、CEO沈東軍在疫情發生之初的心情無比沉重。

“但是讓我非常高興的是,我看到我們員工能自己組織起來,自己發憤圖強,自己開展新零售,自己去搞直播。”一連數個“自己”,在他看來,企業價值的直接創造者就是員工們。

他回憶起幾乎要讓他流淚的兩個場景。一個場景是發生在商場裏,員工告訴他整個百貨商場裏面漆黑,僅有萊紳通靈店裏一盞燈亮着。燈光下,萊紳通靈的一線員工在店裏直播賣貨。

第二個場景是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基本上所有的店都關了,線下銷售停滯。萊紳通靈的員工只能在家打電話給客人,在網上跟客人溝通。然後每天晚上他們像做賊一樣,十點鐘之後偷偷摸摸到倉庫裏面把貨拿出去。

在疫情當中,奢侈品行業遭受了史無前例的重創,通常來説萊紳通靈40%的銷售額都是壓到第一季度的。但在失去了一季度春節、情人節兩個全年最大銷售高峯,92%的門店被迫關閉的情況下,萊紳通靈不僅沒有虧損,還獲得了千萬元利潤。

雖然一千萬不算太大的數目,但是對於奢侈品行業而言,在百年不遇大的災難面前,他們終於挺過來了。等到4月份,萊紳通靈業績顯示同比去年已經開始有所增長。

沈東軍有感於員工的努力和付出。“在組織建設以及觀念上,對員工有良好的態度其實不僅不會讓企業降低利潤,而且會增強企業的市場競爭力。企業家與員工之間會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喜愛。員工每天成長起來的笑臉,給你帶來的快樂已經超越了物質。”他為員工設計了一套人才培養與管理系統,還將“成就員工”明確寫入了企業願景當中。

而所謂組織紅利,就是別人還普遍停留在“傳統紅利”階段,而你已經率先打造強有力的組織架構,展現出競爭對手難以匹敵的鋼鐵般凝聚力,靠這般強大的組織能力來贏得戰鬥。如今,在疫情的關鍵時刻,沈東軍帶領的萊紳通靈內部顯現出了高度的主動性,呈現出了一種彼此信任共同進退的關係。

幫助員工成長是一家企業應當具備的社會責任感。他坦言,在參加領教工坊之前他經常流淚,流的是焦慮的淚,流的是對前途渺茫的淚。而在疫情發生之後,他也經常流淚,是為員工的行為流下感動的淚,激動的淚。都是在流淚,二者的感受截然不同。

沈東軍提起西方的一個故事,最早征服世界的馬其頓帝國國王亞歷山大曾打遍歐亞非,但亞歷山大帝國卻很快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古希臘哲學家的書今天我們都還在學習着,同樣我們靠“武力”手段,靠強制的手段來做管理其實是沒有用的。可以説,成就員工就是成就企業,如果企業家的思想能夠和員工同頻共振,他們會比戰劍還要厲害,這樣的關係往往也是最長久、最有力的。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